周慕姿 - 作者系列文章

周慕姿

周老師目前是認證諮商心理師,也是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除了累積超過4000小時的收費個案經歷以外,也在商業周刊,康健雜誌擔任駐站專欄作家,並且是多個電視節目專家群。大家對周老師最深的印象,是她出過三本超熱賣的心理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 、《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其中《情緒勒索》獲金石堂2017十大好書獎,並在書市慘澹的台灣市場狂銷超過二十萬冊。

從心理視角談「抱怨」:非直接對本人的抱怨、討拍有什麼用?我們能從中獲得什麼?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抱怨」,特別是「非直接對本人的抱怨」。 例如對著另外的人討論對工作的抱怨、或是對生活與關係的抱怨等,也就是所謂的「討拍」、「取暖」。

「學會給自己安全感」為什麼重要?如果我做得到,那需要另一半做什麼?

「安全感只能自己給自己嗎?如果我已經可以給自己安全感了,那要另一半做什麼?」問我這個問題的,是一個參加過我幾次講座的學員。聽了幾次講座,覺得有幫助,卻又覺得困惑,忍不住在講座結束後來問我這個問題。

如何定義人生的「有用」與「無用」

「對我爸媽而言,『有用』實在太重要了。」低著頭的他,抬起頭來看我。「我的父母一直灌輸我,要做『有用』的事,當『有用』的人,因此,我也一直聽他們的話,考上他們覺得有用的學校與科系。但如果我想做的,是他們眼中『沒用』的事,那是不是代表,我就是『沒有用』的人,就是『沒有價值活在這世界上』的人?」

別人對待你的方式,有時取決於他們是怎樣的人,而非因為你是怎樣的人

小萍很討厭過年。過年代表着會有一堆親戚聚在一起,對他們這些小輩評頭論足。她特別討厭大阿姨和姨丈,當他們看到小萍,總是可以挑出一堆毛病,包含:不會打扮、太胖、太醜….小萍雖然不喜歡他們的批評,但長期下來,小萍也忍不住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醜、很糟糕,「否則他們怎麼會這樣說我呢?」;最後,小萍對自己越來越沒自信,也越來越討厭鏡中的自己。

向親近的人傾訴痛苦,對方卻說是我玻璃心…遇上這種狀況,真的是我該反省嗎?

我們有時常會聽到別人這麼說:「這又沒什麼」、「你也太敏感了」、「真的很玻璃心耶」。聽到這樣類似責備或貶低的話,我們可能因此產生壓力,也變得沒有太多時間去面對自己的感受是怎麼發生的,反而是順從這些話,逼迫自己壓抑,或是責備自己,失去了更加理解自己的機會。 

你是在安慰人還是講道理?談伴侶之間的「情緒界線模糊」問題

六月初在大人學開設的【成熟大人的伴侶溝通學】第三班順利結束。一開始給大家「當對方心情不好,你要怎麼安慰?」的練習,身為安慰者常會有「想幫他解決問題」的心情,但 卻讓被安慰者覺得:「你不理解我的心情」,於是兩方都因 此而感到挫折。明明不是不在乎對方,怎麼總是沒辦法安慰 到「點」上?

心情低落時,你傾向獨處或找人陪?談「迴避型依附」與「焦慮型依附」的差異

我常常覺得,迴避型依附很像貓咪,而焦慮型依附有時很像狗狗。當迴避型貓貓們心情不好時或不安時,或許不一定有明顯的表現,但可能要從一些細微的小動作中觀察,而且他們會明顯不太想搭理人,也不太想與人互動,想要逃回自己的小山洞或安全堡壘中。這是他們找回安全感的習慣方式。

為何有些人碰到事情不講清楚,只會發脾氣?身邊有這種人,不妨用2招成熟處理

有一次,我在公車站牌附近看到一個畫面:一對情侶走著,女生年紀可能二三十歲,男生年紀比較大,女生大概是一邊很難過一邊說著什麼,男生突然很大聲的吼:「你給我閉嘴啦!」當場我們所有人都轉過去,女生哭了出來但又不敢哭出聲音,委屈的站在一旁看著那個男生。過沒多久,公車來了,男生立刻上車,女生委屈的含淚跟隨男生上車。那一幕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他說沒生氣,但臉色好差」:你需要適時建立情緒界限,給對方空間處理

最近常常看到一些影片或文章寫「女生說沒事就是有事」,但同樣難解的男生也不少。到底,明明有事,為什麼要說沒事?如果你是女友,感覺到男友情緒起伏,到底該不該詢問與關心?如何不要每次都變成爭吵?許多男性,對於自己的情緒敏感度沒有那麼高,但不代表他們「沒有情緒」;而有時遇到一些不順利或不方便的事情,本就很容易讓人感到「不悅」。

我就是不想說,因為你不會懂:怎樣應對「逃避依附」的沉默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他什麼都不說?例如下班的時候,明明看到他情緒很差,我問:『你還好嗎?公司發生什麼事了?』我想要關心他,想要知道他在公司是不是怎麼了,但是他都不太願意跟我說,有時候會回我:『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懂』或是『我不想講,發生這事情已經讓我心情夠不好了,你為什麼還要我再回想一次?』每次聽到他這樣回覆我,我都覺得好挫折,為什麼他什麼都不跟我說?」太太一臉沮喪。

我在意你的感受,雖然我不一定說得出口

有的時候覺得,人與人的誤會真的是很容易產生。

或許當我們說出一句無心的話,而正戳到對方的傷口時,對方可能就會覺得你傷害他。自然,我們沒有傷害的意思,但對方的傷口,我們卻又沒有為對方包紮的權利與能力。

重要節日,另一半都沒有表示,我該怎麼看待?

每當情人節、耶誕節等各種節日,總不免聽到類似的話:「我男友/老公/另一半居然連情人節都沒有表示」有時,這些話代表的不只是因為這個「過節」很重要,而是因為:「在日常生活中,我覺得我為你犧牲、包容很多,我時常覺得孤單,覺得累,因為你希望我體諒你,所以我努力忍著不抱怨;但卻連這樣的節日,我都沒有得到你的重視!我要忍到什麼時候,你才會滿足我的需求?」

他的情緒,不是我的「責任」:談親密關係界限重要性

想像一下:當你的另一半情緒不佳時,你的心情會不會受到影響呢?實際上,親密伴侶最大的困難,就是:因為關係親密,使得情緒界限很容易模糊;雙方也因而很容易被對方的情緒給影響,甚至內心在面對對方的負面情緒時,會出現一種焦慮感。

 

不安全感,如何傷害彼此感情:業力引爆

我一直覺得「業力引爆」這個詞簡直有夠生動,它形容的,是我們因為過往的創傷,引發一連串的痛苦、預防性策略、自我防衛、自我保護,甚至攻擊行為……然後,過往相同的愛情劇本,就在你的人生中不停重演。

  • 第一頁
  • 前一頁
  • 1
  • 下一頁
  •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