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追尋

我有夢想,但到底何時該開始追夢?

最近去了好幾場大學演講,在提問階段很多年輕朋友都有問到「父母反對自己的夢想該怎麼辦」。 針對這議題,Bryan在上週有寫這麼一篇《我想創業(轉職),但爸媽不同意怎麼辦》。 其中他就幫大家分析父母跟孩子的立場差異到底在哪裡,這矛盾為何會發生,以及三個適合應對的原則。 這篇呢,我想狗尾續貂一下。 Bryan講過的部分我就不贅述了,我想講一個跟這議題有關,但又有點點不一樣的部分。 起源是前兩週在中部的某個大學演講,演講後有個小女生趨前提問。 大意是說她自己未來想成為一個蛋糕設計師。 父母對這目標是沒有意見,可是祖父母卻非常非常的反對。 阿公要她好好

我的夢想爸媽不同意該怎麼辦?

這陣子我和Joe勤跑校園演講,發現現在的年輕小朋友對未來確實充滿著焦慮。我感覺現在的大學生面臨了比我當年更難搞的挑戰:一是職場遊戲變得更複雜多變,二是大學教育與現實又更脫節了!我想我能為他們做的,就是寫寫我對職場與生涯的經驗談,或是透過演講分享我的思考方式。今天就來談談一個常被問到的問題:「我很想創業(轉職,或做出其他改變),但爸媽(或其他長輩)卻表示反對時,該如何走下去?」

為何台灣人總是「贏在起跑點」卻「摔在終點線」?

前幾天為了宣傳新書去了趟台南。我是成大畢業的,大學加研究所在台南待了六年,很有感情,加上當天又有老同學到場聲援,不知不覺讓我想起大學時代的往事。 成大的大一學生是規定要住校的(我覺得這真是德政!),當時我們土木系的學生被分到光復校區的第二宿舍,簡稱「光二」。光二舍北邊是榕園,那棵有名的大榕樹就在那裡(國泰人壽的企業標誌)。而南面則是一座大操場,有我不少回憶:大一有段時間熱衷街舞,為了在系晚會表演,常半夜和同學在司令台上苦練翻滾(模仿當時很紅的LA BOYZ),搞得全身瘀青覺得自己真酷。但我今天想講的,則是另一段經驗:我曾在那座操場跌了個狗吃屎~連下巴都

想改變世界,先去能被世界改變的地方

前段時間看了一部電影叫〈中國合夥人〉。 這部電影是陳可辛在2013年所拍,談的是三個年輕人從大學相遇、深交、離開學校、後來成長創業的故事。 這部片子最讓我覺得耐人尋味的部分,大概是主角在其中反覆提到:「是我們改變了世界? 或是世界改變了我?」

年輕人常見疑問 之 這年頭還可能白手起家嗎?

前兩週寫過一篇關於很多人不知道自己要甚麼的文章(困境的起點:我不知道自己要甚麼。 找到自己方向的五個步驟),還滿多人在下面回響的。 甚至上禮拜我們在誠品台大店辦簽書會,也有一個正在當國防役的年輕男生來問我問題,談的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找到自己方向的疑問。 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走,其實是進入已開發國家的常見問題。  

人生的風險管理

前段時間看到王偉忠某篇文章的一段話。 他寫說:「明星藝能學校」的學生問我,若把興趣當成生涯,是幸或不幸?我說,這就像初戀結婚,好或不好都看當事人。如果興趣能成一番事業,當然幸運,若孤注一擲卻一事無成,會無後路可退。」   我想到之前給一個朋友寫信,其實我也提到類似的東西。 我當時寫道說: 我常常跟別人講 如果你要選一份工作的話,最好選一個你第二擅長的領域。  

關於縫隙這東西

這篇是前幾日跟一個老朋友在MSN上的對談。 談到我們這一世代的感性與內心的脆弱,我覺得其中幾段她詮釋深切的讓我震撼,所以想貼上來分享給大家。 但我猜她未必願意以真面目示人,所以我把她名字改為「老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