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 - 作者系列文章
大魔王

不認為自己有才能,但是喜歡寫字。終於認命這輩子要寫字的時候,不再把出書當成夢想。雖然寫的東西多半跟戀愛相關,從來沒有自認為是兩性作家,還不如說是解決方案提供者(solution provider)。比較想當人類學家,以記錄觀察人類活動為職志,莫名希望那些覺得戀愛很難的人的戀愛可以因此變得簡單一點。

曖昧期好用的老梗進階篇:簽訂契約

上次寫社內相親的時候,我說老梗為什麼這麼好用,就是因為它被市場驗證有效。不僅是在戀愛劇的市場,在曖昧期也是如此,上次給了一點初階用法的建議。我們繼續講一下進階的用法,也就是契約。上次文章有提到,有幾個元素能夠快速製造曖昧的情境,像是權力關係,搭配有權力的人偶爾示弱,以及制訂遊戲規則、肢體接觸等,今天我們會把這些元素綜合起來用。

 

老梗就是這麼好用之我愛社內相親

在某一個工作到身心俱疲的夜晚,我認真的想說我要來逃避現實,所以打開了社內相親。看這部劇最大的心得就是,老梗還是這麼好用啊,而且老梗之所以為老梗,就是因為這些橋段一再一再地被驗證有效啊。(直到它無效為止)我們今天要來盤點一些到底有哪些老梗。

討好與對他好

今天我們要來討論一下,討好與對人好的不同。在創造或是維繫關係中,這件事情蠻重要的,很直觀的原因就是,我們在關係裡總是想要對人好,少有想要對人壞的。簡單的定義是,討好的目的是,我希望你喜歡我;對人好則是,希望你好。一定有很聰明的人在這個時候就會問,難道我不可以希望他好的同時,又希望他喜歡我嗎?可以可以,我們後面會講到。

關於「急著確定關係」

多年以後,我又回到這一題上面來,雖然我的想法沒變,但我也認真想想能不能多給一些建議。有一種論點是我不想浪費時間,為什麼不能講清楚,要就要阿。這種想法通常來自那個「已經確定我要」的人,他們會傾向認為對方如果沒有決定,就是欲擒故縱、若即若離、只想曖昧不想在一起、或是不夠喜歡我。但是,為什麼你要的時候,對方就也應該確定他要不要?

卡西與他們的瓦斯店之為什麼女孩愛用問句

故事是主角卡西(但他其實是主角群之一)從頂下當地一間瓦斯行開始。我要講的事情是,在故事的後段,卡西跟女主角沒有明講的在交往,卡西每個星期五都跟她求婚,都被她巧妙躲掉。直到有天發生某件事他們就決定要結婚了,女主角表現出有點焦躁的樣子。「你是不是覺得我不答應你求婚是因為你是做瓦斯的?」「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殘忍?」(當她送貓去安樂死的時候)「你是不是不想結婚?」(在結婚前一天)

戀愛哪有不演小劇場

大人學找我去錄了一集Podcast,講女生可不可以主動。中間提到我們在戀愛的時候,常常會有諸多「小劇場」,小劇場究竟是什麼?會對我們的戀愛有什麼影響呢?今天我們就來討論這件事。「小劇場」顧名思義就是內心上演的戲碼,也可以說是腦補,也就是自己補充、說明、推敲,那些其實妳不知道的事情。為什麼會發展關係的時候,會有那麼多小劇場呢?我歸納幾個原因:

男生被動=對你沒興趣?做個測試秒懂他的心思!

在網路上常常可以看到一種論述是,男生喜歡你一定會主動,被動就是對你沒興趣。真的是這樣嗎?今天我們來討論這件事。一直想寫這篇,因為我收過好幾次女生寫信來問,對方到底是害羞還是沒興趣。大前提是,男生基本上很單純,只要你給了充分的機會和暗示,木訥的男生也聽得懂,害羞的男生也會鼓起勇氣,所以本文標題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是正確的判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