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親近的人傾訴痛苦,對方卻說是我玻璃心…遇上這種狀況,真的是我該反省嗎?

向親近的人傾訴痛苦,對方卻說是我玻璃心…遇上這種狀況,真的是我該反省嗎?

我們有時常會聽到別人這麼說:「這又沒什麼」、「你也太敏感了」、「真的很玻璃心耶」。

聽到這樣類似責備或貶低的話,我們可能因此產生壓力,也變得沒有太多時間去面對自己的感受是怎麼發生的,反而是順從這些話,逼迫自己壓抑,或是責備自己,失去了更加理解自己的機會。 

因為,不論這感受是好是壞,是因為別人真的傷害了我,還是因為自己過去的傷口被碰觸,使得我對這類事情特別敏感 ,這其中的不同,必須由我自己面對、接納感受後,細細分辨才行,而不是由別人幫我定義、決定。如此,這個感受才能有助於我的人際關係,讓我有更多選擇來豐富生活與人生。

若你習慣讓別人定義,甚至決定你的生活與感受,告訴你:「這樣是對的,那樣是錯的」,你當然會很難有自信,也很難相信自己可以不用依靠他人而獨立生活。

你必須要重新學會尊重你自己:這是你的感受、你的需求;你的傷害,沒有人能假設,也沒有人可以定義。

沒有人可以跟你說:「這樣還好吧,你又沒有真的被怎樣,得饒人處且饒人吧!」即使他是你最愛的親人也一樣。因為實際上,被這樣對待的人是你,那些傷痛,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也只有你自己,可以為自己的感受、為自己的受傷做一些事情 ,好好保護自己。

在自我的改變過程中,有很多時候,你的改變就外人看來,或許只有一點點,甚至完全觀察不到,但你內心了解,自己有一些東西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我都把這個過程稱為「肚臍眼的勝利」──因為自己才知道。

有趣的是,當我們越來越了解自己真實的樣子,也越來越尊重自己時,這其實就是一種「肚臍眼的勝利」,甚至身邊的人不見得覺得舒服。因為以前你什麼都說好,而現在你會拒絕了,有自己的意見與想法了。別人的需求不再被滿足,他當然就不見得愉快了 。

這其實幾乎可說是一個「個體化」的過程,也就是你個人尋求獨立的過程。或許要與他人「斬斷臍帶」、「拿下裹腳布,重新用腳站立 」的過程,是疼痛不堪的,但你內心難以替代的滿足與快樂 ,將會是你為了自己改變的最大禮物。

最後,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好好保護自己。 

 

本文出處:《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本文轉貼自:周慕姿臉書(原文標題:【你的感受,只有你能定義】)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事先書面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轉載。

0 則讀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