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經營

你是創業者還是投機客?

上面這幅畫是Mark Rothko (1903-1970)於1961年所繪的「橘,紅,黃」(Orange, Red, Yellow 236*206 cm)。

在你繼續往下閱讀文章之前,請花30秒好好看一下這幅畫。

因為這幅圖在上個月中於紐約的Christi公司以8,688萬美金(約當台幣二十五億六千多萬元)的價格拍賣出去。 據說,是現代藝術領域截至目前為止最高價的一幅拍賣作品。

創業成功的九大要素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有人找我談他的「咖啡廳開店計畫」。

不過每次都不例外,當事人花很多時間在談裝潢要怎麼樣,打算用甚麼豆子、哪牌的牛奶,以及想提供那些餐點之類事情。 至於一些更現實面的議題,這些朋友通常都沒有仔細想過。 我每次疑問起來,他們也多不太當一回事。 總覺得只要產品做得好,那些事情馬虎一些也無妨。

這實在是很多人想創業時最常碰到的盲點 - 總以為產品或是點子就是創業的全部了。

但以我自己的經驗來看,這其實是不對的。

小孩與小狗的管理學

前幾天Joe寫了一篇為何會拿好人卡之(四):共謀、涉入度、壓力最小的路這篇文章,其中提到一個大陸死小孩因為媽媽不給買玩具,就當街耍賴甚至對媽媽動粗的事件,我覺得很有感觸。我深深為這個小孩感到難過,他今天這樣的偏差行為,多半是被扭曲的「獎懲機制」逐步塑型的。一開始因為哭鬧而嘗到一點甜頭,隨後他很快就會學會,只要卯起來地胡鬧,最後終究會獲得「獎賞」,而他的母親沒有在第一時間進行矯正,反而屈從,等於是鼓勵了這樣的行為。

大阪之旅的小小感想

上週抽空去了一趟大阪,這是繼多年前東京之後的第二次日本之旅。今天倒不是想寫遊記,因為網路上精采的遊記太多啦,不差我這篇。不過呢,基於顧問的職業病,我每次出國都會不由自主地觀察當地公共設施(地鐵、車站等)或是店家的服務狀況,日本的服務業素有盛名,這幾天的旅行中,我也確實從一些小地方感受到他們管理的成熟。

麵店老闆的有趣海報

我住的附近有間麵店口碑不錯,但一直沒去光顧過。前幾天想說去試試。結果食物確實不賴,但今天要談的不是美食,而是要講講食物以外的東西。

年輕人,不要再聽信沒有根據的傳聞了

我的公司在敦南誠品這邊。

這裡每到下午或是晚上,除了很多賣小飾品的攤販開始出沒,就是會碰到看似大學剛畢業的小男生或小女生攔住你,並要你填問卷。

我很清楚這群人多是傳銷公司的新進下線,填問卷不過只是搭訕的手段罷了。 所以大部份時間都會禮貌的回絕。 但小部份的時候,會因為被紅綠燈阻礙在馬路的一端,他們就會藉機的在旁邊找話題想跟你攀談。 我做過統計,還滿高比例的人會問你知不知道窮爸爸富爸爸的作者,也就是羅伯特清崎(Robert. T. Kiyosaki)。

交易的荒野沒有盡頭

這篇跟專案管裡完全無關,是我2004年回覆某個朋友信件的轉錄。

之所以會想貼這篇,是因為昨天晚上正好轉到某個財經台。 主持人跟其他幾個投顧老師聊到:「你們覺得本周會上8000點嗎?」 其中一個老師興奮的馬上回應說:「這要看控盤的黑手要不要讓它過。」

當然,會不會過8000點甚麼的我是不知道、也不是這裡要討論的範圍,只是這甚麼「控盤黑手云云」的實在讓人啼笑皆非,也深切的顯露大部分人對於這遊戲還是無知的可以。 要不是被恐懼操弄著、要不是被自大影響著。 但我一直覺得,無論交易也好或是任何涉及大眾人心思維的遊戲,重點其實都在於自己的心理控制,無法了解這一點,就算猜對一兩次走勢,最後也會因為心態上的不正確而毀於一但。

此外,針對投資或是投機這遊戲,我由衷的建議大家不要跟著這類投顧老師走,也少去看甚麼網路上的大師解盤。 為何呢? 這篇文章就是在討論這議題…

傳銷討論之 不是失去的才是風險啊!

最近又碰到幾個「好心人」,也是那樣「衷心」希望我展開賺大錢的事業。 然後一再跟我強調風險低、不用囤貨這類事情。

想想這已經是老議題了,我好久前曾在某個討論區還是哪裡寫過一篇關於「風險真的低嗎」這樣的文章,於是剛剛又把它挖了出來貼在這裡。


不用囤貨,就是風險低嗎?

如果你加入這活動的目的是「為了失敗」,那確實你是沒太多風險的(除了機會成本。)。

但甚麼叫做為了失敗是沒風險呢? 意思就是,如果你加入半年一年,甚麼都沒搞起來最後決定退出… 那因為你都沒存貨,除了損失時間、損失把這時間拿來做別的事情的機會(Well,了不起還損失幾個朋友)。 在那樣的邏輯概念下,確實可以避免背債以及存款減少的風險。

從拉麵店談經營的基本知識

上週談了有脾氣的拉麵店。

本周想延續這話題來討論另一個看似無關的問題,也就是「經營的關鍵到底是甚麼?」如果不是脾氣、理想、或理念的話,那到底該是甚麼東西呢? 讀著這篇文章的你,搞不好心裡也想過哪天要開間公司或弄個小店甚麼的。 但要做這樣的事情,最關鍵的條件到底是甚麼呢?

說起來,想「做出世上沒有的商品」是很多人心中認為的關鍵。早期我跟同學朋友都這麼堅信著,以為那就是唯一的致勝點。當時我們曾想過幫人做網頁、開發軟體、進口商品、開行動咖啡廳等,還一度從馬來西亞進過羽毛球拍上網去賣,但不過都沒有甚麼突破。還有幾位同學十五年前就想創業,卻因為找不到自認夠關鍵的好東西,所以講了這麼多年都沒行動。

事業經營,追求極致一定是好的嗎?

日本節目很喜歡做特色料理店的介紹。

尤其他們對於有怪癖、有堅持的店主特別青睞。 有一次看到在介紹那種非常有個性的拉麵店老闆,他會為了湯頭煮不好而不開店。 畫面上看著在寒風刺骨下著雪的傍晚店門口排買了人。一個像上班族的年輕男人對著攝影機說:「東西滿好吃的,我之前跟我老闆來這出差時吃過一次;今天也是跟我女朋友從隔壁的城市過來的,可是不知道會不會開門呢?」 旁邊的女朋友接口說:「是啊、是啊,今天好冷呢!要是不開店的話、可就傷腦筋了啊!」

主持人訪問他們時每個人都不知道今天到底會不會開店。 結果呢,大家排隊了老半天,最後剃個光頭一臉兇相的老闆出來對著客人大吼:「回去吧、今天湯頭不行,請改天再來。」然後外面的人滿臉失望、三三兩兩離開。 從採訪的畫面來看,這樣的情形似乎常常發生,一連好幾天不開張都是常見的事情。 主持人說:「真是了不起的店主啊! 對於作品的堅持與固執真讓人動容!」

固執的讓人動容嗎? 或許是。 但這堅持到底是否有意義呢? 我倒不完全確定…  

葡萄酒試飲會、OPP、及那總讓我無法理解的傳銷世界觀

周末被一個「朋友的朋友」拉去參加一場號稱「葡萄酒試飲會」的活動。

雖然行前朋友已經提到另外那位朋友似乎是個傳銷體系的下線。 (會這麼猜的原因在於,對方偶爾會聊購買的傳銷商品、也會講他去上一些「自我探索課程」的心得分享) 但我們又想說,如果是個正常的試飲會,就算是傳銷組織辦的也不是不能去,只要自己先有會變質的心理準備就好。

結果呢,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但還是不免讓人失望。 一來酒實在不好,二來那活動也只是意思意思的讓來的人喝了兩款酒,三來工作人員甚至「講師」都很不專業。

對! 我就是沒大志

常有認識的人立了要在傳銷界賺錢的大志,並不斷的遊說我加入其行列。

這檔事情我因為口才不好,從來都勸阻不了任何熟識或是不熟識的朋友;此外,我內心多少也會有個聲音跟我說:「搞不好這傢伙就是那萬中選一、天縱英才的行銷奇才。 我這輩子也還沒混出個了不起的名堂,是何德何能可以去阻擋別人可能的成功機會呢。」 看看賣青菜的都可以上電視,認真懇切的要拯救台灣人的健康了,我一個心態迂腐的中年男子,哪懂這種新經濟呢? 所以每次想了想,終究又把到口的話嚥了回去。 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選擇自己想清楚也就是了。 至於自己,是非常知道自己沒這方面的才能,所以總是能躲就躲、能閃就閃。

但次數多了,總是有些話忍不住想講。

個性鄉愿不敢跟人嗆聲,那部落格關起門來胡言亂語應該沒甚麼關係。 所以就把一些我對於「如何在傳銷界賺大錢」的個人偏見在此亂講個幾句吧,或許可以給一些不同的世界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