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理財

有錢有閒靠投資

Joe前幾天po了一篇「所以..真的是我太不同了嗎?」讓我回想起自己一路走來對於「個人管理」這件事還真投入了不少心力。我記得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老爸就帶著我和讀幼稚園的弟弟,去當時算高級的金石堂書店的文具部,一人買了一本進口的筆記本,用來記錄每天背下的詩詞(老爸是國文老師),還有記錄收了哪些叔叔阿姨的禮物,壓歲錢等等。小時候傻傻的,大人怎麼說我就怎麼做,但或許就是這樣,也養成了這種記錄整理的習慣。

交易的荒野沒有盡頭

這篇跟專案管裡完全無關,是我2004年回覆某個朋友信件的轉錄。 之所以會想貼這篇,是因為昨天晚上正好轉到某個財經台。 主持人跟其他幾個投顧老師聊到:「你們覺得本周會上8000點嗎?」 其中一個老師興奮的馬上回應說:「這要看控盤的黑手要不要讓它過。」 當然,會不會過8000點甚麼的我是不知道、也不是這裡要討論的範圍,只是這甚麼「控盤黑手云云」的實在讓人啼笑皆非,也深切的顯露大部分人對於這遊戲還是無知的可以。 要不是被恐懼操弄著、要不是被自大影響著。 但我一直覺得,無論交易也好或是任何涉及大眾人心思維的遊戲,重點其實都在於自己的心理控制,無法了解

1杯拿鐵換10年投資心得

2019年,與「股神」巴菲特共進午餐的競標價來到歷史新高:263萬美金。如果你有幸與他共進午餐,你想要問他什麼問題?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這篇也是我在2003-2004之間發表在理財網站的文章。 貼在這裡或許有些突兀,但前篇的引言我寫到:「雖然這幾篇文章是以金融交易/投機活動為主要筆尖思考的對象,但是你看過後將會發現,類似概念在專案的世界中重要、在愛情追尋的過程中也很重要、或甚至說、在整個人生決策上都很重要。 我甚至認為這些是存活的關鍵, 且我目前的一些核心思維都是當時建立的。 金融交易其實跟人生的各類活動差不了太多,唯一的差別在於你面對的時間非常短。 選擇一個明知不好的情人並自我容忍不加動作,要面對到最慘的結果可能要個三年五年才發生。 後果拉長下,人對於教訓的記取會很薄弱。 但選擇一個

交易,從面對自己開始

金融交易其實跟人生的各類活動差不了太多,唯一的差別在於你面對的時間非常短。 選擇一個明知不好的情人並自我容忍不加動作,要面對到最慘的結果可能要個三年五年才發生。 後果拉長下,人對於教訓的記取會很薄弱。 但選擇一個不好的投資標的,要是在該做動作時也自我容忍,可能30分鐘內就會面對鉅額虧損。 要是無法記取教訓,只需要幾次,市場就會重重的教訓你的。 沒有僥倖、也無法逃避。

保險的哲學問題,你要賭甚麼

最近寫了兩篇關於儲蓄險的文章。 或許有人並不理解為何我覺得儲蓄險這樣的商品是個「兩邊不著」的東西。 所以呢,這篇就來談談我到底怎麼看待「保險」這檔事吧。 先說,我並不反對保險的概念。 事實上,我們學專案的人,還非常重視保險的議題。 因為這是一種幫忙把風險轉嫁出去的方法。 唯一在這裏的問題僅在於,保險僅是一種消極的風險處理手法。 意思就是說,保險金能幫忙減少傷害,但是傷害終究還是出現了。 尤其若是人身保險這東西,拿到時,要不是就是受傷生病、要不就是死亡了。 它沒辦法免除風險。 既然保險沒辦法免除風險,那為何人還需要保險呢? 這在於天有不測風雲,

儲蓄險的迷思

昨天我在忙的時候,一個好久沒連絡的前同事突然在MSN上熱切的跟我推銷起儲蓄險。 扯了好久都一直不能理解為何我不願意買。 MSN上打字一來講不清楚,二來我也沒空解釋,所以後來索性就不理他了。 後來晚上回家我才想起,其實很多年前我在某個理財網的專欄上寫過這麼一篇探討儲蓄險的文章,原因在文章中寫的很詳細。 剛剛找了出來... 就貼出來分享一下吧。 甚麼是儲蓄險呢? 主要指的也就是生死合險(生存還本險),就是依照保險契約訂定下,約定被保險人在保險期間內死亡,或保險期間屆滿仍生存時,保險公司要依照契約所約定的金額給付保險金的一種保險契約。 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