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的思考

誰奪走了你我的幸福感?

前幾天去體檢。

其中有一項檢查是無痛胃鏡。 我胃鏡以前是檢查過,但無痛的還是第一次嘗試,所以對於到底是怎麼個無痛法其實毫無概念。 躺在病床上時,都還在想說等等要如何對抗那胃鏡的管子。 沒想到當醫生把手臂上的麻醉針筒注射完畢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等我再有意識時,已經是從恢復室的床上醒過來時。 胃鏡的過程居然一點感覺也沒有。 雖然整個過程毫無痛苦,但老實說,這還真讓人有點悵然若失。

悵然若失?

大腦模式的切換

前幾年有本很紅的書叫做「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作者哈佛大學的桑德爾教授透過提問與對話的方式,探討了道德、倫理、與理性思維的種種面向,相信版上有不少朋友們讀過。整本書的思考由一個知名的「電車問題」展開了序幕:

「念頭」可以扭轉一切

我常在想,我們今天的世界觀、價值觀到底有多少來自我們自己的思考?又有多少是來自社會、文化、媒體強行「植入」我們腦中的「意念」?多數人都宣稱自己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卻有更多人期待別人可以給我們答案,告訴我該怎麼做。這問題很難,我沒有答案,我只是直覺感到,一些對現況不滿,被負面思想所苦的人,該抱怨的或許不是大環境,因為一個人眼中的世界原本就是自我意念的投射罷了!

正確的問問題,才能得到好答案

常常有朋友會來找我問問題,無論是網聚時、版上發問、甚至平常都會碰到。

不過我發現,很多朋友雖然心裡很困擾,但其實不太知道該如何提問。 很多時候,問題聽了半天我聽不懂。 不然就是問題的廣度太大、發散到讓人不知道如何回答。 再不然,也有些問題提的不太負責任,讓我這個被問的人不禁有股衝動想反問:「到底這是你的人生還是我的人生啊?」 :P

但我也理解,大部分人可能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單純他們就沒想這麼多(我猜,一般會習慣想很多的人,可能根本也不會碰到需要來問問題的狀況)。 所以我想,或許該幫大家整理一下「如何問問題這件事」。

技巧重要,心態更關鍵:解決問題與擺脫困境的五個態度

不管是生活、求學、工作、與愛情,我們都難免遇上大大小小的問題。問題就像遊戲關卡,有大有小,有難有易,總之解決了,我們可以賺取經驗值邁向下一關,要是解不開,則坐困愁城。小則心情不爽,大則面臨沒學校可念、沒薪水可領、或是沒老婆可抱的窘境!這幾年「問題解決」也算是一門顯學吧,可惜人生畢竟和遊戲不同,就算有錢也買不到攻略本,更不能隨便改機破解,這類問題解決的書我也翻過幾本,多半是由「系統化思考」出發,強調要先定義問題、然後蒐集資料、擬定假設、然後驗證解決方案之類的。論點本身很有道理沒錯,不過你會發現,製造問題的那個人自己是絕不會看這類書滴!而真正試圖解決問題,並且用功讀書的人(我們版上應該很多),問題反倒通通壓在他們身上,肝苦~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下)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前篇 論人類的恐懼感 (中) – 談如何對抗恐懼感

文章繼續之前,先幫大家回顧一下前面兩篇的一些重點。 這系列的上集談的是恐懼感的成因,以及人們面對恐懼時的兩個直覺反應。 中集則提到有五個我目前為止覺得可以強化以對抗恐懼感的訓練,並討論了其中兩項。 那這篇,則將繼續討論後面三項,也就是「心理面」需強化之處。

為了方便大家回憶,在此再一次列出這五項:

- 自我探索,了解何時恐懼感接手了決策
- 自我強化,降低人生的依附性
- 增加流動,避免心理上的沉澱心理
- 情境轉換,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
- 哲學探索,學習思維的自主性

那接下來,就從第三點繼續了~

 

 

聰明的才看得到?

各位有教長輩用電腦的經驗嗎?

我自己的工作之一就是教軟體,平時也自認表達和耐心還及格,但說真的,教老人家用電腦真的很那個,尤其是突然一通電話緊張地說「某某按鈕不見了」,而你必須隔著電話試圖了解問題。我認為,在技術上的難度跟心靈上的壓力跟搶救無法進入的核電廠是同個級次的。乾脆跟各位分享一段我跟我媽的電話對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