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隨筆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這篇是自言自語。

昨天把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又看完了一次。

前一次看應該是十多年前。 這本是少數村上比較沒有這麼形而上的一部作品,分兩個分支來描繪故事。 整體而言算是較充滿科幻趣味的一本,就算很少在看他作品的人應該也能毫不困難的看完。 當年讀完後,只能算是隱隱約約的理解主角為何最後選擇留在牆的世界的森林裡面。

不過呢,這次看完後,感覺不大相同。

或許年歲又不一樣了,我倒反而有點不能理解,主角為何做出那樣的選擇。 覺得如果我換成是主角的話,這次或許會選擇留在有圖書館女孩的現實。 就算不選擇現實中的那位圖書館女孩,非要留在牆裡面,那若把心放棄掉去跟那個協助夢讀的女孩留在一起,似乎也還是個尚可的選擇。 但若這些都不要,純粹為了保留心卻選擇住在森林中? 以現在的我而言,這好像怎麼想也不對勁了。

關於句點這東西

圖上這個東西,是個我從小學開始一直想找的玩具。 如照片所示那是一個約30*30cm的木盒子。 兩邊各有兩個轉輪,轉輪連結機構到檯子上方的平面。 玩家轉動轉輪可以改變檯子的角度,目的是讓放在上面的鋼珠能在過程中不掉到洞裡、按照編號順利抵達終點。 照片這套是玩具反斗城買到的。 不過很遺憾的是,這整個質感,跟我記憶中差好多。

----

小學三年級時,同班一位女孩子有這樣的一個玩具。

她所擁有的跟這照片可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或許是記憶蒙騙我了,但印象中的那個工非常精緻,木頭感覺沉重有質感,球檯也磨的非常光滑;不像反斗城買來的似乎只是用便宜的松木,球檯上還有凸起的殘膠,轉輪的機構不夠精密也很難做到細微的控制。 一般人要在這種粗糙的檯面上過關,還真不是普通的難。

那年紀的自己從來沒看過做工精緻的木頭玩具。 成長過程家裡只是小康,雖然父母也曾買過少數如超合金機器人之類的昂貴玩具,但我對於玩具的品味就最多只是從六點前後電視廣告所勾起、或是在玩具店店面能看到的為主。 但她擁有的那些,是我從來沒在電視裡頭或附近玩具店裡頭看過,甚至根本不是當時自己所能想像的東西。

談算命

身邊一位預產期在今年11月的準媽媽最近很擔心,因為家裡長輩拿算命先生的話「建議」她,要考慮提早讓小孩出來,免得小孩是「十月虎」(農曆10月生又屬虎),未來和父母的關係不佳。另一位已屆適婚年齡的女生,在與算命先生諮詢過後,決定放棄一段即將開始的戀情,因為「真正的姻緣」明年才會開始。朋友的朋友決定和女友分手,原因是「老師」說,那個女生是「三夫命」,而「不幸」的是,她目前還沒有結過婚!

店員與馬蓋先

首先要來小小抱怨一下:

一般而言,台灣的服務業算是還不錯的了,而且有在持續進步,不過偶爾還是難免遇到一兩個機車的店員,買不到東西其次,有時還惹得一肚子氣。

前幾個月我去逛光華商場,想買一個家庭多媒體鍵盤,就是一個無線鍵盤上面附軌跡球或是觸控板的玩意,讓我用電視螢幕和電腦來上網或是看影片時,只要一片在手,就可以輕鬆窩在沙發控制一切,而不用正襟危坐地操控桌面上的滑鼠。我想這商品的確冷門,應不至於奇怪吧?但以下是我在店家的遭遇:

時空旅行只是徒增遺憾

前幾日去看了「時空旅人之妻」,看了覺得有幾處可以來筆尖思考一番。 思考完後,就順勢貼出來跟大家分享分享。

這部電影雖然講的是時空旅行,但可惜核心的故事架構並不太特別,甚至有些橋段在邏輯上是不太能自圓其說的。但認真而言,畢竟這只是個愛情故事罷了,也因此這些點倒也就不是不能放過。

但我覺得有趣,也覺得還滿值得思考的倒有兩個問題:
1. 不同年紀的自己,到底算是同一個人,或其實是兩個人?
2. 對於同時跟不同年紀的男主角戀愛的女人,那算是一種外遇嗎?

加拿大回來 寫於香港機場候機時

回去加拿大兩個禮拜,如今假期已經到達最尾聲。

雖然不知情的人會認為這是如同度假的兩個禮拜。

但是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滿疲憊的度過了這段時間,是沉浸於哀傷與回顧的兩個禮拜。

 


在搬離台灣的第十五個年頭,家裡又決定要搬回台灣。

消極的影響是日後回去加拿大的機會恐怕不太多了;積極的影響在於「歸屬感」這東西又再一次的被切斷了。

海外搬遷的困難在於無法什麼都跟著搬走,大部分的傢具物件都將拋棄。

我必須在這兩個禮拜中把在此存放超過十五年,甚至一些還是當時從台灣帶來超過這年限的物件重新整理,

而篩選出少數僅能帶回的東西。